占据半壁江山的代购不会消失,「西游科技」要为他们建造供应链服务平台

今年1月1日,新《电商法》正式实施,跨境供应链公司迎来春天,但占据了跨境交易半壁江山的代购会消失吗?我们的看法正好相反。

新电商法无疑让代购的管理成本和税务成本直接上升:个人代购被纳入电子商务经营者的范畴,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,而跨境电商平台需要报送商家的身份信息和纳税相关信息。增加的税务成本让其在市场竞争中失去了价格优势,同时正规化运营加大了管理难度和成本。

这时候,代购们拥有两个选择:一是维持原来的业务不变,依法登记纳税;二是放弃供应链环节,专心运营已有的流量体系。

中大型代购更倾向于前者,他们的规模较大,在此之前部分已经以企业的形式运作;而对于小型代购来说,放弃供应链是一个更为明智的选择,最大的优势在于流量端,即经多年沉淀建立了强信任关系的消费客群,在S2B2C模式越来越被看好的今天,这样的角色将会越来越重要——在S2B2C的平台中,小B不以独立的主体运作,而是依附于平台,在前端做好内容营销者的角色,平台负责供应链、售前、售后、发货等一系列服务。

36氪最近接触到「西游科技」,正想要抓住了这一政策推动的新契机。创始人魏永涛把西游科技类比为跨境电商领域的“有赞”,用为货源方提供订单管理、CRM系统(管理代购)为核心的SaaS服务,为买手代购提供社交营销的分销工具和运营支持,并提供跨境支付、跨境清关物流等服务。

占据半壁江山的代购不会消失,「西游科技」要为他们建造供应链服务平台

魏永涛对市场的分析是,根据历年海淘数据,目前跨境电商市场大约在3000亿美元规模,其中,各类跨境电商平台约在千亿美元交易规模,而平台短期内难以彻底打通境内外数目众多时尚品牌的供应链,个人代购势必有自己的生存空间。但在这个市场中,每个角色都存在自己的痛点。

对于货源方来说,以往与代购之间缺少稳定连接,用折扣、低利润来维护的交易关系十分脆弱,表现就是哪家价格更低便流向何处,或者是依赖导购员与代购之间的私交维护关系,而门店每流失一个代购就意味着流失一个销货渠道,同时货源方也缺少配套的物流服务来提高发货效率和稳定性。

对于代购来说,则是缺少稳定货源和前文提到的交易合规性、财务成本和管理成本等问题。

在西游科技想要链接的链条上,主要包括这些的关键节点——“货源方-境内外买手代购-海外仓-海空运货代-报关行-跨境快递-买家”。

西游科技的切入点是货源方(S),即国外的时尚类零售店以及专给代购供货的零售/批发商。通过客吉S2B2C系统,西游科技帮助这些年流水5-6亿元的实体门店,用订单系统管理1000-5000个买手代购(B),买手代购则基于系统提供的小程序和运营支持,成为S的前端销售,在自己的私域流量内将货卖给买家(C),通过选品、内容营销赚取交易佣金——非差价,不存在二次销售的违法性。笔者比价发现,某热销护肤品的含税包邮价格与日上免税店相差无几。

同时,由于境内买手代购往往与境外货源方存在信息差,因而西游科技将引入社交元素,支持一级分销裂变。整个交易过程中,西游科技配以结算、物流等服务,最终希望打造商流、资金流、物流合一的跨境社交零售生态。

占据半壁江山的代购不会消失,「西游科技」要为他们建造供应链服务平台

魏永涛介绍,发现这一市场机会,源于西游科技的起家业务——跨境清关服务平台。这一清关服务平台2017年2月启动,目前已经实现盈利,同时也成为了西游科技在跨境电商商业版图上的竞争力之一,将来达到一定交易体量,便可与平台上的各类物流服务商进行运输仓储合作。

从市场战略来看,西游科技第一步的是进军“日韩港泰”地区,目前已经在香港、日韩拥有6家货源方,并产生了少量交易。西游科技则通过向货源方收取技术服务费和低额的交易佣金,向代购方收取数百元开店、运营费用进行盈利,但魏永涛称,利润重点将来源于物流服务。

最后认识一下这支团队,目前团队32人,共同运营跨境电商物流供应链服务平台和跨境清关服务平台,魏永涛此前在顺丰负责海外2C业务,曾是递四方科技的联合创始人。

据了解,西游科技现已开放融资,融资将用于加速第一战略市场的本地团队部署,计划于在这四个国家和地区发展100个货源方。

图片来源:Pexels